当前位置:首页 社会 货车超载屡禁不止,顽疾如何对症下药

货车超载屡禁不止,顽疾如何对症下药

  • 2019-10-25 12:25:50
  • 4098
[摘要] 经初步分析,该侧翻事故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货车超载现象的屡禁不止,这带来极大的安全隐患。据公安部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共发生5起一次死亡10人以上的重大交通事故,其中因为营运客货车辆肇事导致的占到六

10月10日晚,江苏无锡高架桥翻车事故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经过初步分析,翻车事故是由运输车辆超载引起的。货车超载屡禁不止,带来很大的安全隐患。

根据公安部的数据,2018年中国发生了5起重大交通事故,造成10多人死亡,其中60%是由客货车辆事故造成的,超载是事故的重要原因之一。

近年来,国家加大了“控制过剩”的力度。早在2004年8月20日,交通部等部委就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车辆超载和超载集中控制的通知》。道路执法部门按照《通知》的要求共同执法,对在道路上行驶的超载车辆,特别是总质量超过100吨的车辆造成了良好的冲击,加快了“大吨位、小规模”车辆的回收。2016年8月30日,交通运输部重新发布了《超限车辆公路管理条例》,公布了公路货车尺寸和重量的新标准,严格限制货车重量不超过49吨。9月21日,交通运输部在全国范围内启动了卡车非法改装和超限超载控制,成为行业内的“921”。

根据国家标准化总局2016年发布的相关标准,四轴动车组总质量不超过36吨,五轴动车组总质量不超过43吨,六轴动车组总质量不超过49吨。然而,在过去的几年里,仍然有许多“100吨重的国王”在运输途中。

中国物流协会特邀研究员杨大庆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道路货运市场的管理面临系统的生态管理。长期以来,超载超限管理在一些地方已经成为“惩罚管理”,不能真正遏制超载。卡车司机意识到超载的风险,但他们仍然反复禁止超载。原因是道路货运市场仍然是一个疲软和分散的市场。许多中小型货运企业仍然依赖价格竞争。当他们不能提高货物所有者的价格和收入时,一些司机会冒险保护利润免受超载。从根本上说,这是道路生态疾病的结果,而不是卡车司机的意愿。

交通部的相关数据显示,全国道路货运市场“小、乱、散、弱”。有许多商业实体,进入门槛低,没有退出机制。90%以上是个体户,管理粗放,议价能力差,闲置率高,导致“降价-超载-产能过剩-再次超载”的恶性循环。利益驱动下的货运市场过度竞争,甚至恶性竞争,难以根除超载现象,影响货运业的稳定。

通常,这些散户投资者会把他们的汽车挂在运输公司。货源都是自己找到的,这就导致了货运市场的杂乱、分散和混乱现象。此外,每辆车的车主在每笔交易中都有定价权,导致价格混乱。一名货运司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现在赚钱越来越难了。货运市场的竞争非常激烈。运费正在下降。像我们这样的司机也承受着来自车辆维护、罚款等方面的巨大压力。现在商品越来越少,汽车越来越多。为了能够完成这项工作,我们必须在运费上达成妥协。”

目前,我国运输市场的运价增长缓慢,而货车增长较快,运输能力相对过剩,这也导致了运输市场的激烈竞争。「运费有下降趋势。首先,他们受益于国家路桥收费和政策红利下的成本降低和效率提高。第二,价格战有一些竞争因素,并非所有这些因素都是行业集约化发展的结果。我们应该对这种下降保持谨慎和乐观,包括安阳和邦德等顶级零担快递企业的市场份额较低,它们还远未建立起有序的竞争市场。只有当道路物流业走向集约化发展,整体运价因普遍精益管理和精益服务而下降时,这样的市场才能健康、有序和可持续。”杨大庆告诉记者。

除了运费率不尽人意之外,运输成本在货运行业也占了较高的成本,这也给许多中小企业带来了压力。杨大庆告诉记者,公路物流企业的运输成本比例一般在40%到60%之间,这是一个刚性支出。尤其是在公路桥梁费等政策红利包含在内后,个体驾驶员和中小企业需要看交通量是否饱和,超载很容易成为争夺稳定利润的一种选择。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一些汽车制造商和改装制造商违反汽车生产技术标准,非法改装汽车。大吨小标签等违法行为的存在导致了超载现象。根据规定,卡车在运行前必须向公安机关登记,其中一个环节是比较车辆是否符合国家公布的规格。这些车辆在正式进入市场之前是合法车辆,但实际上在生产阶段还有修改的空间。此外,车型标准与过度法规标准之间的不一致也是当前的一个问题。

为控制货车超载,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政协副主席马光宇在今年的全国政协会议上提出,在现行管理方法的基础上,从惩罚、经济、信用等方面采取综合措施控制超载。借鉴“酒后驾驶”的方法,道路货物严重超载属于危险驾驶罪,并追究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

“一方面,薄弱而分散的中国道路货运市场需要科技支撑,以加快运输资源的聚集,提高运输企业的服务能力,进一步提高其议价能力。另一方面,要结合实际情况,促进创新生态协调,加快资源集约。”杨大庆告诉记者,不仅要考虑法治,还要引导行业以不同的方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