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注我们
网站首页 > 旅行 > 在韩志愿军烈士68年后“回家” 家人存有立功喜报
  • 在韩志愿军烈士68年后“回家” 家人存有立功喜报
  • 2019-09-10 15:19:20 来源:度尾户岭网
  • 自2014年以来,我国先后分六批迎回的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都曾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浴血奋战,牺牲在异国他乡。经多番努力,终于回到祖国,并于沈阳集中安葬。由于年深日久,许多烈士的家乡与亲人难以找寻,留下了遗憾。为了让英魂有托,让英雄精神永存,今年清明节前夕,退役军人事务部面向全国发起“寻找英雄”大型活动,为烈士寻亲,帮英雄“回家”,以承壮志,以慰英灵。

    许玉忠烈士的遗物,仅一枚印章,一粒纽扣,一面圆镜。收集的信息线索显示:许玉忠,男,河北省青县人,1921年生,1951年5月牺牲,中国人民志愿军第60军181师543团副班长,安眠于506棺椁,是2016年第三批迁回的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

    赵官村每年都有举行“烈士会”的习俗,村中历年统计的10余位烈士中,许玉忠名字在列;在许家泛黄的家谱上,许玉忠的名字也仍在至亲之间,跨越半个多世纪,仿佛在闲叙家常。

    此次《行动计划》共涉及200项具体工作,比上一年度双年制的100项行动计划多了一倍,并且,任务进一步量化,对标也更加精准。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这200条行动计划将引领青岛这座城市向着更加富有活力、更加时尚美丽、更加独具魅力的方向迈进。

    “我们接到上级部门为许玉忠烈士寻找亲人的信息,正是2016年。”青县退役军人事务局负责人赵洪镇说,当时迎烈士回国时韩方给的名字是:许忠玉。按照印章的正规读法,修正为:许玉忠。但在寻找烈士亲人时,两个名字都做了考虑。对烈士家乡,资料提供的信息是青县曹寺乡赵官村人。但是曹寺乡没有这个村。按照谐音,赵洪镇和同事走遍了孙召官村、卞召官村等10多个带“召官”名称的村庄,并多次与村里的老人交谈,都没有找到许玉忠烈士的亲属。他们又从许姓着手,在全县走访许姓比较集中的村庄,经冬历夏,最终也没有找到有价值的线索。

    蔡英文说,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就很善意地提醒,如果台湾失去经济独立性,将会变得脆弱且易受伤害。

    新闻:小陈是武汉某大学二年级学生,一提到妈妈的朋友圈,他就一肚子苦水。“我妈经常在朋友圈转发关于养生和食物方面的文章,还提醒我一定要注意,这些文章看标题就知道不靠谱。”小陈说。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6月正式上线至今,“微信辟谣助手”已辟谣文章数达116.42万。而此类谣言传播的主要目标,正是“小陈”的父母们。(新闻来源:法制日报)

    事件中的中国游客在向新华社记者提供一份书面说明中说,他由于工作需要经常去蒙古国。事发当天,他和几名中国朋友和蒙古国朋友前往不儿罕山登山春游。这名游客在同行的人中最早登上山顶,当时有大约30名蒙古国人坐在敖包前。

    许玉忠牺牲的消息,最先由许同海的父亲许玉井得知。他在做河工时遇到一位姓曹的乡亲,这个曹姓乡亲也曾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和许玉忠是战友。据他讲当时一声令下,许玉忠一班人奋勇冲出,枪炮声中再也没有回来。后来有关部门将烈士证、烈属牌和抚恤金送到家中,许家才确认了许玉忠牺牲的消息,牺牲时间与所寻找的在韩志愿军烈士许玉忠一致。赵官村村委会主任冯殿喜证实,许玉忠父母生前一直享受烈属待遇,直至去世。

    (本报记者耿建扩陈元秋本报通讯员哈聪杰)

    北京皇家大饭店的一位工作人员解释说:“这些东西我们不放在客房,只要客人提出需要,服务员会送进客房。”

    英雄“回家”,英魂可慰。

    如此费力不讨好,韩国不如趁早转变思路,尽快通过协商解决问题吧。

    侯冲从未见过新婚妻子的这一面,娇滴滴的胆小姑娘,仿佛一瞬间变得果敢而沉着。他用手机记录下当时的画面,在救护车赶到现场、两人离开回到酒店的当晚,他发了一条朋友圈,为妻子和当时不畏大火的热心群众点赞。

    退役军人事务部提供的资料显示,在这些在韩志愿军烈士的上千件遗物中,有数十枚印章,其中已经发现的24枚印章上的文字图案清晰可辨。这使得烈士英名为人所知,也为有关部门寻找烈士亲人提供了线索。

    西汉“宕渠道”、东汉“车骑城”,在考古发掘中,城址西城门重见天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考古现场队员郑禄红介绍,城墙初始夯筑年代为西汉时期,到了东汉时期有过大规模增修,一直沿用至六朝时期废弃。

    王部长说,事发前,赵某处于校外实习期,4月19日赵某确实因为论文一事回到学校,赵某到来后,涉事教师与赵某在学校进行了短暂沟通交流。经过了解,当天涉事论文指导教师指出赵某的论文还需要修改,让其回去再把论文修改下,也没有批评赵某,也没说不要赵某的论文,没有过激言论。4月20日是论文截稿期,但并不是说这一天不交论文就过不了,后续还有论文答辩等一系列程序,并不是说4月20日一刀切就不能再提交论文了。

    华北某地,中部战区组织指挥的一场诸军兵种防空联合作战实兵演习正在紧张进行。

    据许玉忠的弟媳、现年84岁的张艳珍回忆,许玉忠的大哥许玉井曾到大城县看望三弟,谈话间劝他回家,许玉忠立志报国,坚决不从,后跟随部队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

    激动之余,赵洪镇立即赶到赵官村,与村干部一道调查走访,最终在村民许同海家找到大量线索。据许同海介绍,他的三伯父名叫许玉忠,1921年生,1948年参军,1949年11月,家中收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8兵团第61军第181师的立功喜报。他小心翼翼地从一个老旧的黑漆木盒中取出这张珍存的喜报,其中记载:青沧县七区赵官村许玉忠同志在秦岭战役中建立了“英勇追敌不怕困难完成任务”三等功绩。

    4月3日,中韩双方举行交接仪式,第六批10具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回归祖国,至此,从韩国魂归故里的在韩志愿军烈士达599名。为英雄慨叹之际,在河北青县传来一则令人欣慰的消息,离别家乡71年、牺牲68年之久的在韩志愿军烈士许玉忠,终于“找到”了亲人。

    记者:国民党前荣誉主席连战已经表示要参加“9•3”阅兵,他参加的理由是,重视抗战的历史意义,并且希望两岸关系能够维持和平发展。但是另一位曾经参加过抗战的台湾前“行政院长”郝柏村则表示不参加,理由是他对大陆呈现的抗战史还有质疑。对于这两位国民党退休高官就“9•3”阅兵的截然不同态度和参加意愿,请问有何看法?

    关于旅游业发展,我们重新编制了全域旅游发展规划,全力构建“一带两路三区”全域旅游发展新格局。“一带”即京张文化体育旅游产业带,“两路”即草原天路和桑洋水路,“三区”即冰雪温泉康养度假片区、坝上草原旅游休闲片区、历史文化体验旅游片区三大旅游主体功能区。

    进入2019年,奔波3年的赵洪镇和同事又将各方得来的信息和线索进行了梳理,开始转变方向,向年代纵深求索。经调查得知,此地原为青沧县管辖,包括今沧县地界。于是他们走出青县,开始向沧县及周边县市扩大寻找范围,走访中获悉沧县大官厅乡有一个赵官村。赵洪镇迅速与该乡退役军人事务所负责人取得联系,确认赵官村确有许姓村民在参军入伍后牺牲。

    赵洪镇说,诸多线索都与许玉忠烈士的信息吻合,可以确认,许同海及其家族成员,就是在韩志愿军烈士许玉忠的亲人。

    许玉忠参军入伍的情形,现年88岁的村民邢广弟记忆深刻。当时他家和许玉忠家仅一墙之隔,是自小的玩伴。“许玉忠从小爱打枪,参军那天骑着高头大马,戴着大红花,伙伴儿们都很羡慕。”

    据悉,峰会举办期间,将围绕网络空间威胁态势感知、系统与内存安全、智能硬件与物联网安全、人工智能安全、极客社区运营等课题展开讨论。来自全球各地的安全专家将参与到现场动手实践环节中,让与会者将理论付诸实践。

    “有些事情我一直想不明白。”牛肃回忆起往事,“1994年这起案子的现场我去看了,她死的时候,二楼斜对面有4个人在打麻将,但没发现。这是很残忍的事情。说实话,我以前从来没想过这是一个农民干的。那个年代,城市里比较乱,但农村是比较淳朴的。”

上一篇:自媒体公号“彩蛋”引小散 免费课程吸引散户上钩 下一篇:极寒!-35℃之下的冰城“暖生活”